one will be forever

A contented mind is a perpetual feast.

晚上了
我感觉我该回家了
可是家里一直没有人等我
却习惯等着他回来
然后拥抱他
近乎贪婪地想要拥有温暖
我想你了
开始感到冷了
在风雨里瑟瑟发抖…

我记不得太多的东西
总是容易忘记
有时候又会记得很久远的事情
我不太能明白记忆的规则
只是我可能有点想你了
然后就记得我们一起走过的路
路边有春天刚开的花
还有柳条
也许还有微风吹过来
正好吹起我刚剪的刘海
然后被你嘲笑额头不好看
然后还有阳光
那一定是一个艳阳天
阳光却不刺眼
带着温柔
好像透过水才照进来
照进记忆里头
温暖我关于记忆的梦

三毛说:“如果有来生,愿做一颗树,站成永恒,没有悲欢的姿态。一半在风中飞扬,一半在尘土中安详,一半洒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。非常沉默,非常骄傲,从不依靠,从不寻找。”可是有时候又想,如果是我,当树当久了,会不会想要把自己从土里拔出来,去寻找另一棵树?可是不论我能不能找到,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再把自己重新种进土里了啊…其实我想当树的,就是不知道树的世界会不会勾心斗角。即使我有一天会把自己拔起来,可能是因为我不是树,不知道那种从树叶一直枯萎到树根的感受,你也不知道…我大概是骄傲的,可是我需要依靠,也在不停地寻找。

【沐夷光】cos剑网三秀娘

我大概是老了,杜拉斯说她十八岁就能遇见她日后过度酗酒的面容,那么我今年二十岁了,也能够想见我日后颜面的斑驳,清晰的可怖的残破的容颜…

我总是被情感控制着,去描述着什么…就像一颗青涩还未成熟的果实,极力的撕开自己被青葱包裹着的外皮,让人看见我内心的荒芜,用以表达自己的真诚。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看着这鲜血淋漓的场面的,对吧?可是后来,我才晓得,原来,我极力描述的就是情感本身,而且大都消极负面。像极了那腐败的青果,只有自己晓得自己的真诚,连上头腐败霉菌打的小伞也觉得可爱…